千岛湖的营养病每年投放数百吨鲢鳙蓝藻问题还在继续

千岛湖的营养病每年投放数百吨鲢鳙蓝藻问题还在继续

 

 

千岛湖,浙江地区最大的人工湖,它肩负着杭州市千万市民的饮用供水。与加拿大的渥太华金斯顿千岛湖、湖北黄石阳新仙岛湖并称为“世界三大千岛湖”。同时,千岛湖的水在中国大江大湖中,位居优质水质之首,为国家一级水体,被誉为“天下第一秀水”。

千岛湖(即新安江水库),始建于1955年,与1960年建成,库区总蓄水量可达178亿立方米,库区小岛林立,在最高水位时,依然有1078座面积过0.25平方千米的小岛,故而才有“千岛”一说!

千岛湖不仅风景优美,水质一流,同时,它还是闻名全国的生态渔业产地,主要以品种的鲢鱼、鳙鱼而出名,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千岛湖的鲢鳙一直深受市场赞誉!

2021年的开年第一网,千岛湖就收获了3万公斤鱼产,不得不说,千岛湖的有机鱼为当地居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益!

当然,别看如今千岛湖所带来的经济价值。其实,在上世纪50年代时,为建成它。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库区范围光迁移居民就多达29万。整整两座古城(狮城、贺城)、周边29个乡镇、1000多个村庄、以及30万亩良田永久性沉在湖底。而千岛湖境内的淳安县,一度变成了贫困县。

但是,发展之下必有代价,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为了改善生活,当地渔民只能以水生活,在养殖业新兴以后,网箱成了他们致富的手段。于是乎,当地渔民开始大肆建造网箱,养殖当时经济价值较高的鱼种,如鲈鱼、鲶鱼等。

我们都知道,网箱养鱼,饲料是跑不了的。在大量投喂,以及鱼类的粪便排放,饲料沉底残留。污染化开始逐步显化出来,千岛湖的水质营养化苗头初现。同时,为了发展经济,陆地范围工地建设、开山种茶、果树、旅游景点等,都开始影响着水库的水质。

多因素综合下,千岛湖的水变了,透明度逐渐下降,部分湖面开始出现大量藻类。上世纪80年代,千岛湖的蓝藻现象爆发了,不仅那次,在随后的1998~1999年两年里,千岛湖更是连续爆发蓝藻“水华”。而这几年里,湖区的鲢鳙产量还不到25万公斤。

蓝藻“水华”带来的影响,在当时社会上引起了高度的关注。终于于2000年年,千岛湖开始大量投放鲢鳙鱼苗,利用鱼养水的方式治理蓝藻。同时当地政府部门宣布,库区3年内不得任何个人,单位私自捕捞鲢鳙。

在鲢鳙投放后的不久,素有水上清道夫之称的它,果然没有让人失望,“蓝藻杀手”成功的挽救了蓝藻病,特别是鲢鱼,通过摄食大型丝状蓝藻,很好的控制了湖中的有害水藻。

但是,即便如此,投放鲢鳙却也没有完全的根治“营养病”。在04、05年间,威坪库湾再次了蓝藻增值情况;07年坪山水域同样有出现。而在2010年,湖区的鱼腥藻开始大肆泛滥,范围较以往更大。哪怕到了现在,湖区的一些小库湾,依然时不时的有“水华”出现现象!

其实,造成这类原因的主要原因,还是千岛湖建湖历史较短。湖区的生态系统依然没有发展稳定,同时湖区沿岸城镇存在。生活用污水,建设污染依然是一个心隐在因素。

同时,千岛湖每年所投放的鲢鳙比例存在着一些因素。从2010年以来,千岛湖每年投放的鲢鳙鱼苗在60万公斤以上,而鲢鱼、鳙鱼的比例为1比1。

从各方面数据调查看出,理论上的鲢鳙投放比最佳是在6:4和7:3之间。所以说,千岛湖的鲢鳙投放占比是否还有待改善。

其实,水藻之所以会高度繁殖。更大的因素还是在于水体元素,其中水中氮、磷含量过高。正是蓝藻最为喜欢的,丰富的营养盐恰恰是蓝藻生长、繁殖的最大基础。因此,湖水越肥,营养程度越高,就越容易爆发蓝藻“水华”。而鲢鳙只能降低蓝藻数量,却无法在根本上得以根除。

蓝藻问题,在千岛湖一直存在,资料显示,在1992年,千岛湖全湖的浮游植物细胞密度为45万个每升,1998年增加到了108万个,到了2010年甚至上升到了1152万个。在不到20年里,千岛湖藻类密度整整提升了25倍之多,蓝藻问题这个“定时炸弹”一直隐藏在了千岛湖之中。

鲢鳙虽有净化水质的功效,但是,一味的依靠它,这种做法依然不可行。想要彻底根除科学力量的加入,同样能有效的改善治理。

千岛湖作为长江三角洲重要的饮水水源,它的水质影响着千万居民的健康饮用。做好生态保护,才是重中之重。而,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相信千岛湖的水,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