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长江白鲟正式宣告灭绝

悲伤长江白鲟正式宣告灭绝

灭绝的鱼种_以下哪种鱼类已经灭绝?_灭绝鱼类名单/

1993年在葛洲坝下发现的白鲟,可能是世界上现存最清晰的白鲟照片。 魏其伟 供图

楚天都市报集目讯(记者陈凌默赵蓓)7月21日晚,在长江中畅游1.5亿年的“中国淡水鱼之王”白鲟终于被正式宣告灭绝。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昨天发布了全球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最新报告。 该名录显示,世界上现有的26种鲟鱼全部面临灭绝威胁。 其中,长江特有品种白鲟已灭绝,长江鲟野生灭绝,多瑙河裸腹鲟种群灭绝。 红色名录还提升了其他7种鲟鱼的保护级别。

本报告中提到的三个亚洲鲟鱼包括白鲟、长江鲟和西伯利亚鲟的自然种群。 前两种是长江流域的代表性水生物种。 这一结果表明,长江水生生物多样性保护面临巨大挑战。

白鱀豚和白鲟作为长江两大旗舰物种,相继被宣告灭绝,仅相隔15年。 “确实,鲟鱼是世界上最受威胁的物种,但白鲟的灭绝仍然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鲟鱼专家组唯一的中国成员、中国水产科学院长江研究所研究员魏启伟表示,白鲟的生态习性与白暨豚的生态习性不同,它是在长江上游繁殖的。长江流域,另一类主要居住在长江中下游地区。 然而,它们的命运和灭绝时间是相似的。 这不是一个偶然事件,而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白鲟的灭绝和长江鲟的野外灭绝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长江其他珍稀物种决不能重蹈覆辙。” 魏其伟表示,目前仍被列入IUCN名录“极危”的长江中华鲟,也已连续5年被列入名录。 多年来一直没有发现自然繁殖,它的命运令人担忧。 他说,比白鲟幸运的是,长江鲟、中华鲟都实现了人工保护,但要恢复自然种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年5月,在魏其伟等专家的倡议下,武汉中华鲟保护中心成立。 值得期待的是,随着长江保护战略深入实施、长江“十年禁渔”全面推进、“长江中华鲟救助计划”实施而“长江江豚拯救计划”,中华鲟等长江旗舰物种的命运有望迎来新的转折。

这条白鲟最后一次出现是在2003年

楚天都市报吉木报记者 陈凌默 赵北

俗话说“千斤腊肉,万斤大象”。 “腊子”指的是中华鲟,“香”指的是长江白鲟。 白鲟体型巨大,长达七八米。

长江白鲟最后一次出现是在2003年元旦,魏其伟和同事在四川宜宾楠溪江河段救助、放流并追踪了一条白鲟。 但随后船搁浅,被释放的白鲟发出的无线电信号消失了。

“六年来,我们沿河寻找了八次,却毫无结果,太伤心了!” 魏其威感叹道。

谁也没有想到,失去这条鱼也会导致整个物种的消失。 自2003年以来,科研人员就没有再发现白鲟,人工养殖的​​个体也没有留下。

魏其伟第一次看到长江白鲟是在1984年,当时是葛洲坝下的一条死白鲟。 “白鲟很大,很难喂养,”他说。 1984年至1993年,他和同事共救起4条被困白鲟,但只有1条被成功救起并放回长江。 他们饲养的最长存活期为29天,是2002年在南京江段打捞上来的一条白鲟。

2019年9月中旬,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专家组在上海召开了为期三天的会议,对长江白鲟等十余种欧亚鲟的濒危程度进行了评估。 国外专家认为,应该宣布白鲟灭绝。 此前,魏其威一直不同意。 但这一次,魏其伟接受了白鲟已经灭绝的评估。 在多年监测没有结果的情况下,近年来,他和他的团队开始根据IUCN评估模型研究白蛞蝓的现状。 功能性灭绝,即自然种群无法繁殖。

IUCN如何定义一个物种的灭绝? “说白了,如果一个物种没有自然繁殖,并且该物种的寿命已经过去,期间没有发现个体,那么该物种就可以认为是灭绝了。” 魏其伟说,白鲟的产卵地在长江上游金沙江地区,从1991年开始就没有发现白鲟自然繁殖。1993年之前,就有白鲟被误捕的记录。每隔一两年一次,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为什么白鲟无法实现人工繁育? 魏其伟解释说:一是当时交通条件不方便。 在接到误捕的渔民的消息后,他们赶到了现场。 要求很高,需要充足的氧气供应。

“当我们有能力理解并帮助它时,它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魏其伟遗憾的说道。

2020年1月,《楚天都市报》首次报道白鲟面临灭绝(详见本报2020年1月4日报道)。

湖北日报客户端关注湖北乃至世界重大事件。 不仅为用户提供权威的政策解读、新鲜的热点新闻、实用便捷的资讯,还推出了掌报阅读、报道、学习、在线互动等一系列特色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