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药说我们是去钓鱼还是药鱼

垂钓中怎样使用饵料,这始终都是一个变化中的概念。

很多钓鱼人的饵料都是从几根蚯蚓、一小团面粉或是几粒米饭粒开始的。

一根钓竿挑着个马扎,一个小桶或是布袋装着所有的家当,溜达到水边,水草的间隙处洒下几把酒米,一颗钓钩穿上从墙角地沟里挖来的蚯蚓或是从饭锅中抠来的米饭,便举着钓竿将钩饵放入钓点,然后就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眼睛注视着浮漂,这浮漂可以是几根羽毛梗,也可以是几段泡沫,或许是几元淘来的廉价漂,看到浮漂上下点动,便挚起钓竿,当用手攥住那一尾活蹦乱跳的鱼儿时,那一刻的快乐岂是开心可以来形容。

悬坠钓法的兴起,带动商品饵料的广泛使用,沿用多年的传统钓法也在渐渐地改变,单钩变为双钩,星漂变为立漂;除了继续使用传统的虫饵外,多数也会把其中的一个钓钩,装上了商品饵料或是秘制的面饵,亦钓亦引,虽然不会更多的去探秘商品饵料的雾化和残留等用法,可也会从这样的一种变化的钓法中去体会商品饵料的效果。

随着钓者的队伍逐渐庞大,学习悬坠钓法的钓友越来越多,钓鱼饵料已经从传统的手工秘制或是信手拈来,变成了工厂里流水线上的产品,更多的钓友也学习着商品饵料的多种搭配来强化使用效果。

传统的自然原始到了这里已经脱离了根本,大规模的商业化生产已经把饵料变成了一种公式,一种把自然谷物用物理的方式再加上化学方式,演变成了货架上琳琅满目的产品,这一方式愈演愈烈,从钓鱼的饵料延展到喂养饲料,就连水里喂养的鱼也习惯了某个品牌,经常使用的原塘饲料对鱼也形成了偏口!如果换一种品牌饲料去喂养,可能这水里的鱼连碰都不会去碰。

   对于钓鱼人来说,眼里看到的商品饵料有几百上千种,让每一次饵料的选择变的无所适从,只能从钓友渔获满满中去了解所使用的饵料,或从视频或网站上去盲目的跟从,道听途说中去追捧某一种‘热销’饵料,这样的一种信息会使商店货架上饵料脱销。

众多的饵料厂商更是利用多样的媒体,造就一种唯我可以打遍天下的强势,为了造就一款好用的饵料,不惜在饵料中添加更多的,有些只能用化学式表示的物品,因此有的钓友手肿了、皮脱了,当我们返回头来看看饵料的包装袋,上面堂而皇之地标注着,自然产物、无公害、上百位资深人士使用验证……

当我们还在回味那墙角地沟里挖来的蚯蚓和从碗中抠来的饭粒给我们带来的欢乐时,饵料的价格一而再,再而三地相对着粮食的价格开始飙升,一些舶来品的饵料价格更是让钓友乍舌。

当我们还在结合实际深刻领悟‘钓无定法,适者为佳’时,却总会被一个‘适’字搞得无所适从;不仅仅是钓法,更多的是饵料,看见边上的钓友频频抬竿,总是怀疑自己的钓组和饵料还存在什么问题,当从钓友口中得到了一个确切的答案是加了小药时,立刻有一种悔不当初自己没有加上这一‘神来’之物。

当我们是以现代的科技先进的物理方式去提精提纯古老的秘方中药,这无可厚非,利用现今的科技只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和效果。

当我们用着以现代的化学方式模拟出来的钓鱼秘方时,短时间的效果或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但这些化学式和化合价表示出来的东西真是鱼儿想要的吗?使用它的后果也是我们想要得到的吗。

当一袋饵料以数倍。甚至是数十倍的价格展现在钓友面前时,当它的灵验被传得神乎其神时,钓友,你的口袋捂紧了吗?

当你很潇洒地拆开那些天价饵料,满脑子都已是爆护时,是不是还在不屑边上的钓友正在用着杂牌的饵料?

在各个饵料厂商不断推出新的配方,不断推出新的品种,并以一些实际的垂钓行动来证实这一饵料的神奇,这样的推广愈演愈烈的时候,作为饵料推广的终端,钓友!你准备好了吗?

任你饵料千变万化,味型却始终离不开腥与香。

当今人们拥有的技术,可以使饵料中腥与香的变化变成了一些化学符号和具体数字,这些符号可以使流水线上的产品变得更为一致,这些数字可以使谷物的加工方式变得更为精准。

于是钓友们在自己泡制饵料时,学会了使用量杯,为的是让数字更准确一点。学会了要添加一些秘制的神秘物品,而这些神秘物品除了传统的中药泡酒外,就是一些用化学符号表示的东西!这些化学符号可以模拟出各种香型,如果要用它真实的名字只会让你更加云里雾里,到了最终推向市场的时候,还是会取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也会更加响亮的名字,于是伴随渲染和一定的效果,市场上便出现了众多的饵料添加剂,这也就是让钓友趋之若鹜、又爱又恨的钓鱼用品——小药。

人和鱼本是自然产物,到了拿起钓竿的时候,却只能用这些小药把人与鱼联系到一起,这就是钓者,一个用化学式把人和鱼联系在一起的爱钓鱼的人。

这不是自然给予的玩笑,而是人性发展的使然。

现在当我们去到水边,拿起钓竿时,有众多的饵料可以选择,我们还可以选择用一些小药来水里的鱼,但以后呢?毕竟饵料还是以粮食为主,千百年来都是使用自然的饵料,是不是以后离了小药我们就不会钓鱼?

去到了水边,这些小药的使用给了钓者一种谁用谁知道的利好,短时期或许可以形成一种上鱼的高峰,相比左右无人抬竿,这样的疯狂可以使你得到莫大的安慰,虚荣得到极大的满足,这样的小药也逐步从隐秘走向公开,钓友之间相互流传,你用了我也用,相互攀比下,用的人越来越广,品种也越来越多,有些使用起来效果不错的品种,销售价格更是被标到了天上。

更有甚者,为了饵料有一个出人意料的效果,某些饵料厂商把更多的小药直接加入了饵料之中,有的干脆直曰其名叫小药饵料。

但是,小药的使用是一把双刃剑,众多的钓友和钓鱼大师们都在对这些小药的正确使用,费尽了心机;水里的鱼类也在以鱼口的多少来证实小药使用的对与错;这感觉就有点像烧菜一样,加了味素和没有加味素的菜就放在了我们的面前,味素的使我们的胃口大开,吃多了味素的舌头对味觉越来越不敏感,要想尝到更好的味觉,就需要我们在烧菜的过程中添加更多的调味品,这就是小药,这些使用的对与错使钓友们再次陷入一个对小药迷茫的怪圈。且不说用对用错,你可以想象,众多的钓友都在使用小药,水体中日积月累的都是这些化学式物品的沉积,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小药,绝大部分都是以化学式和化合价表示的化学物品,由于小药的广泛应用,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自然水体的恶化加剧,水中的鱼儿更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摧残!这些小药为了可以得到钓友的认可,也为了可以有更为广泛的推广,于是这些小药在推向市场时,很多便标榜着是来自某个对自然环境有着苛刻要求的异国产地,同时为了小药的名称更为响亮,便有了这个王,那个帝的冠名,推向市场的小药也便有了更精,更纯的传说。

当钓友们从一个怪圈到渡到另一个怪圈,为了找到这些茫然的效果还在徘徊和挣扎时,耳畔却又传来钓友使用新鲜谷物钓上了巨物的话题,于是追寻着巨物的踪迹,新鲜、自然这个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名词,又伴随着小药的味道重新回归了钓友的视线。

原本是很自然的一个户外休闲活动,在利益驱使下形成了一个个怪圈在暗潮涌动,我们不知道自然的回归还可以保持多久,会不会在一个新的怪圈涌动之际,传承多年的‘自然’会悄然无声地消退。

当我们再次去到水边拿起钓竿的时候,在我们叉开五指准备调和饵料之前,需要我们好好地想一想,也需要为我们的后代好好想一想,我们是去钓鱼还是去药鱼?